石振平:許昌三國文化產業發展路徑探析

時間:2017-04-05 10:46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許昌三國文化產業發展路徑探析
石振平
(許昌職業技術學院  人文系,河南 許昌461000)
【內容摘要】許昌作為三國時期的政治、文化重鎮,擁有豐厚的三國文化資源,但相應的文化產業并沒有達到應有的高度,與文化資源的厚重并不相稱,因此許昌三國文化產業還有廣闊的發展空間,本文試從拓展旅游產業鏈條、與傳統和新興文化產業有效融合、打造精品資源、開發尋根文化、優化產業結構等方面探討許昌三國文化產業發展的路徑。
【關 鍵 詞】許昌  三國文化   文化產業   
 
一、 許昌三國文化產業發展現狀
(一) 許昌市的三國歷史文化資源
    許昌作為古潁川之地,地處天下之中,自古就人文薈萃,俊才星馳,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尤其是三國時期,曹操“奉天子”定都于許,以許昌為根基,南征北戰,開疆拓土,建功立業,乃至有“魏基昌于許”之稱。許昌的歷史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三國時期是許昌歷史上最為璀璨、最為厚重的一頁。據統計,在名著《三國演義》的120回中,有51回與172次涉及許昌,許昌也因此被命名為“中國三國文化之鄉”。至今,許昌還留存有大量的關于三國時期的歷史遺產。如果按照許昌三國歷史文化資源的性質來分類,大致可以分為如下三類:
1.名人文化資源
   整個建安二十五年間,許昌都是作為天子帝都而存在,作為全天下的首善之區,其時的許昌可謂群賢畢至,英才濟濟。大凡三國時期著名的政治英才、軍事將領、文學俊彥、科學精英都在許昌留下他們的足跡,印刻下他們的文治武功、文采風流,遺留后世大量的民間傳奇、故事傳說。三國時期在許昌活動過的歷史名人按照籍貫來劃分,既有外地人士又有本土精英。在外地名人中,最有名者莫過于曹操,許昌能在中國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與曹操密不可分。在曹操雄踞許昌的二十五年里,外定武功,內興文學,治軍理民、屯田積谷、求賢攬才、討平群雄、抗吳擊蜀,留下赫赫功績。今天,許昌保留的關于三國文化的歷史古跡以及非物質文化資源都直接或間接的與曹操相關。甚至說沒有曹操,許昌的歷史文化將不會如此厚重。許昌三國文化的核心是曹魏文化,而曹魏文化的核心是曹操。發展三國文化產業也必然是主要圍繞曹操來出題目,做文章。許昌所應重點關照的外地名人資源除曹操之外,當屬關羽。關羽是中國民間文化中最為神圣的人物之一,在中國古代,幾乎人人膜拜,家家供奉,是中華民族忠勇誠信品質的象征。而關羽也與許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其身在曹營的日子基本上都是在許昌度過的,今天許昌兩處著名的人文景觀春秋樓和灞陵橋也都直接與關羽相關。因此,弘揚許昌三國文化,關羽也應是我們重要的宣介對象。再如,許昌也是建安文學的核心人物曹丕、曹植與建安七子——孔融、陳琳、王粲、徐干、阮瑀、應玚、劉楨的主要活動地,他們生逢亂離之世,慷慨激昂、悲涼萬端,發抒情懷,吟詠成詩,揮翰摛文,開創了文學史上的一段黃金時代——建安文學,“彬彬之盛,大備于時”(鐘嶸《詩品序》)。
   許昌歷來鐘靈毓秀,賢才名士代不乏人,在漢末三國時期,許昌人文氣象更是云蒸霞蔚,將相之才、風雅名士層出不窮,其時就有“汝潁多奇士”之稱。曹操身邊重要的謀士群體幾乎都是由潁川士人組成的,著名者有荀彧、荀攸、鐘繇、陳群、郭嘉等人。開發許昌三國文化中的名人資源,更應該將本土士人作為重要對象進行深度挖掘。綜上所述,名人文化資源是許昌三國文化中的一筆重要財富,在全國也是獨一無二的,是其他三國文化區域所不能比肩的優勢所在。
2.勝跡文化資源
   許昌作為三國時期的首善之區,留下了眾多的文化遺產和名勝古跡,據許昌本土學者張蘭花《曹魏勝跡》一書記載,許昌較為著名的歷史遺跡有六十四處之多。這些歷史遺跡、人文景觀或為古時三國遺址,如漢魏故城、運糧河,毓秀臺、鐘繇故里、陳寔故里,或為名人墓葬如華佗墓、董妃墓、伏皇后墓、張潘二妃墓、八龍冢、王允墓、馬騰墓、曹彰墓、郗慮墓、徐晃墓、夏侯淵墓、夏侯惇墓、毛玠墓、賈詡墓、徐庶之母墓。或與三國史實牽連如受禪臺、三絕碑,或與三國人物相關,如春秋樓、灞陵橋、關帝廟、德星亭、尹宙碑。 
3.文物文化資源
   許昌三國文化資源除地面上的古建、遺址、墓葬、碑刻外,近年境內也相繼出土了大量的漢磚、漢瓦、漢代銅器、錢幣等文物。在漢魏故城附近,出土過鳥紋、繩紋板瓦,魚紋、云紋、花葉紋畫像磚,制作精美,飾龍鳳戰車圖形的空心陶立柱,上鐫“千秋”、“萬歲”字樣的青磚和瓦當。1985年在古城皇宮遺址區還出土了一件深浮雕四神柱礎,上雕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圖像,據考為許都宮殿建筑構件,屬國家一級文物。此外出土的零碎文物還有漢鼎、銅矛、馬銜、車飾、箭簇、錢幣及曹魏時期大型行軍造飯鍋,石碾及犁鏵等。
(二)許昌三國文化產業開發現狀及面臨的問題
   當前,許昌的三國文化產業開發主要是以旅游業為主,作為許昌三國文化標志的春秋樓、灞陵橋以及新修復古建筑——曹丞相府是許昌吸引游客、旅游創收的三處主要人文景觀。隨著近幾年許昌大力對外宣介城市形象,塑造城市品牌,每年舉辦三國文化旅游周擴大影響,三國文化這張城市名片日益響亮,旅游經濟產值也逐年提高。據《許昌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統計公報》公布的數字,2011年、2012年、2013年全年全市接待國內外旅游者的人次分別是709萬、855萬、977萬,增長率分別是17%、19%、14.9%,;2011年、2012年、2013年旅游總收入分別是38億元、43.7億元、47.6億元,增長率分別是21%、15%、8.9%。游客人次與旅游收入的迅猛提升,一部分是許昌的生態旅游已經顯現出規模效應,但三國文化旅游占據更重要的比重。
但不容否認,許昌市的三國文化開發還遠遠沒有達到其本身蘊含的價值含量,距離大規模、、密集型、全方位的開發還有巨大差距。即以三國文化旅游而言也有很深的挖掘空間。總體而言,許昌的三國文化產業還存在著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
    1.三國文化旅游產業開發項目單一,吸引力不強。目前,許昌市的三國文化旅游基本上仍然是以歷史遺跡、仿古建筑為載體,以走馬觀花似的游覽為主,在游覽過程中沒有參與互動體驗,也幾乎沒有主題情景劇可以觀賞(如今春秋樓已經推出情景劇,但僅在旅游黃金周期間演出),僅僅依靠門票收入維持生存。因為旅游開發層次較淺,對游客完全不能產生吸引力,也不能形成口碑效應,帶動更多的游人,當然也不能帶來更好的經濟效益。
   2.三國文化旅游缺乏龍頭項目,精品資源。當前,許昌的文化旅游項目依舊是以春秋樓、灞陵橋以及曹丞相府為代表的三個零散景點。這三處景點與國內比較著名的人文古跡相比,存在著規模較小、特色不顯,名聲不亮的問題,還不能產生磁場效應。非節假日期間,普通游客很少專程來許參觀游覽。如以我省開封市為例,則更能說明問題,開封雖說歷史文化底蘊比許昌深厚,但在早期也仍然存在著景點同質化嚴重、開發層次較淺,特色不夠的問題,但自從清明上河園開放以來,開封市的文化旅游出現質的飛越,以一個棋子盤活旅游這盤大棋。
   3.三國文化產業鏈條延伸不足,與文化創意產業沒有形成有效對接。當前許昌的三國文化產業開發仍然是以旅游業為主,而沒有將三國文化開發放置到一個大文化產業的格局中去探索和挖掘其本身的價值。《中央關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一文提到,“推進文化產業結構調整,發展壯大出版發行、影視制作、印刷、廣告、演藝、娛樂、會展等傳統文化產業,加快發展文化創意、數字出版、移動多媒體、動漫游戲等新興文化產業。”由此可見,文化產業的內涵相當豐富,許昌的三國文化產業也應該以開放的思維積極拓展產業空間,綜合運用創意、科技、金融等多種手段用足資源,最大程度地發掘利用傳統文化資源中包含的精華,形成花樣繁多、內容充實的精神產品,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最大化、雙豐收。
             
二、 許昌三國文化產業發展對策與建議
    當今文化產業在我國正方興未艾,日益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的重要支點、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重要著力點。黨和國家政府對文化產業的發展給予了高度重視,2011年發布《中共中央關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 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2012年印發《國家“十二五”時期文化改革發展規劃綱要》,提出“加快發展文化產業,推動文化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這一總體目標。而當前我國文化產業的增加值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還比較薄弱,與發達國家相比,有相當大的差距,這也意味著文化產業還有足夠廣闊的發展空間。根據國際經驗,人均GDP從3000美元向6000美元邁進,會帶來居民的消費升級,娛樂教育文化服務類支出比重就會上升。同時我國經濟增速在經歷多年的高速增長期后,已經開始進入放緩通道,2016年我國經濟增長速度將繼續保持中高速發展,而不是之前的高速發展,在經濟發展放緩時期,往往是文化特別是文化產業得以發展與繁榮的機遇期。在我國,繼房地產、汽車拉動經濟高增長10 年之后,文化產業將成為新的經濟拉動引擎。因此,今后的經濟發展時期,文化產業將迎來它的黃金時代,我們也面臨文化產業發展的最佳歷史機遇期。因此,許昌的三國文化產業也應該抓住機遇,因勢而謀、應勢而動、順勢而為,找準發展差距,分析問題所在,尋找善謀良策。針對許昌三國文化產業發展所面臨的問題,本文認為應從以下幾個方面做好統籌謀劃:
(一)拓展三國文化旅游產業鏈條,開發文化創意產品
    現在許昌的三國文化游基本上還是依靠門票經濟拉動,而且由于僅有的三處三國文化景點規模偏小、互動體驗不足,形式上的個性模糊,以致于門票價格偏低、客流量不足,許昌三國文化旅游產值相應也處于偏低的水平。某種程度上講,許昌有旅游城市之名,而無旅游城市之實。因此當務之急,許昌的三國文化旅游開發是拉伸產業鏈條,力求盡可能地提升三國文化所承載的產業附加值。產業鏈條延伸可以從兩個方面入手:
   首先,豐富三國文化旅游內容。文化是一個內涵極其豐富的慨念舉凡與我們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政治、制度、道德、信仰、文學、哲學、風俗、音樂、飲食都可以納入到文化的范疇。但是今天我們的三國文化旅游絕大部分將關注的目光聚集于三國時期的政治風云、軍事斗爭,而忽略了三國文化所包含的其他繁富的內容。今天我們常說許昌的三國文化旅游是“有聽頭兒、沒看頭兒、沒玩頭兒,更沒留頭兒”就說明了三國文化旅游內容過少這一現狀。因此,三國文化旅游還應該向更深層次挖掘。漢魏時期的禮儀、樂舞、餐飲、娛樂、養生都應該納入到我們的開發視野,讓它們在今天重新鮮活起來,一方面給游客帶來強烈的新鮮感,代入感,同時也能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
   其次,開發三國文化旅游紀念品。許昌三國文化旅游的另外一個不足之處就是紀念品嚴重缺乏。外地游客來許觀光之后,基本上找不到有關三國文化的紀念品作為留念或饋贈之物。而事實上,以許昌三國文化底蘊之厚重開發旅游紀念品并非難事。例如三國文化完全可以和許昌鈞瓷文化產業結合起來,開發具有三國文化內涵的鈞瓷工藝品,比如關公像、曹操像,以及關于三國時期傳說、故事的鈞瓷產品。還可以和許昌姚花春酒廠結合,開發具有三國文化特色的酒品,如青梅酒。此外,許昌現在保留的碑刻拓片、鐘繇書法復制品都應該作為紀念品來大力開發。作為旅游紀念品不但能帶來經濟效益,而且可以產生巨大的廣告效應,增強許昌的歷史厚重感。
(二)加快三國文化與傳統和新興文化產業的有效融合
    文化產業既包括出版發行、影視制作、印刷、廣告、演藝、娛樂、會展等傳統文化產業,也包括文化創意、數字出版、移動多媒體、動漫游戲等新興文化產業。但無論傳統文化產業還是新興文化產業都是以文化為載體的,文化是其內在的靈魂,也是決定其是否能夠贏得市場、發展壯大的核心要素。另一方面,傳統文化也必須與產業相結合,活化于人們的生活中,而不是沉寂在典籍文字里,才更加富有生命力。因此,許昌三國文化的弘揚光大,三國文化產業的繁榮發展都要求與傳統和新興文化產業進行有效對接,有效融合,相得益彰,協同共贏。
    三國文化與出版發行業的對接。三國文化本身產生在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背景下,政治風云變幻莫測,兵戈鐵馬動人心魄,運籌謀略詭譎多變,再加之明清以來《三國演義》小說的傳播,三國文化相比其他歷史文化形態,其一個巨大優勢就是家喻戶曉,深入人心,老百姓喜聞樂見,具有巨大的民間影響力。因此我們有理由圍繞三國文化進行重點選擇、精心策劃,出版三國文化系列圖書。《易中天品三國》創造的發行“神話”啟示我們,只要找準選題,形式新穎,切合時代需要,就一定會深受百姓喜愛,圖書自然不愁銷路。
    三國文化與影視演藝業的對接。三國文化資源是歷史賦予許昌一筆寶貴的物質財富與精神財富。三國文化自古及今就為文學藝術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小說、戲曲、話本這些藝術形式里面包含著大量關于三國文化的題材。在新形勢下,影視藝術蓬勃發展,為老百姓所喜愛。因此,三國文化產業的開發也應該與時俱進,從三國時期豐厚的政治資源、軍事資源,名人資源中精選題材,編制劇本,拍攝一批再現歷史風貌、張揚民族精神、體現許昌特色,在全國都具有影響的既叫好又叫座的影視作品。在這一方面,前段時期央視一臺播放的《大河兒女》就非常具有啟示意義。鈞瓷文化在許昌乃至中原地帶人們耳熟能詳,但并不意味著中原區域之外的人對鈞瓷都有深入了解,但僅憑《大河兒女》在全國范圍的熱播,許昌鈞瓷文化一時之間就馬上傳播到了大江南北,實現了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共贏。
與普通百姓貼近的藝術形式除了影視藝術,還有音樂、舞蹈、戲曲等表演藝術。如今,演藝業在文化產業中的地位愈來愈重。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民眾的文化娛樂支出比重不斷增加,文化消費時間逐漸增多,對文化產品的選擇性日益增強,逐漸向高層次的精神文化需要轉移,觀看娛樂性強、影響力大的演出節目將會成為民眾最為普遍的文化消遣方式之一。因此,將三國文化與演藝業進行對接,融合到文化旅游產業發展中去,是三國文化產業化的必由之路。在這一方面,成功案例多不勝舉。例如,現如今遍地開花的“印象•劉三姐”、“印象•麗江” “印象•西湖”等“印象”系列,再如我們河南的“禪宗大典”、“大宋•東京夢華”等,都取得了非凡的效益,值得我們借鑒。
    三國文化與動漫產業的對接。三國文化因其是中國歷史上最為精彩紛呈的一個時代,所以成為游戲業的一個熱門題材,從日本到中國,以三國為主題或背景的游戲不勝枚舉。其實游戲業與動漫業有許多相通之處,但迄今為止,在國內具有影響力的關于三國文化的動漫作品卻為數不多,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但對于我們許昌而言,也未嘗不是一個機遇。面對這樣一個市場空白,許昌的文化產業應該不失時機,將三國文化主題的動漫產業做大做強。開發三國主題動漫,并不一定非要拘泥于三國史實或《三國演義》小說情節,為讓消費群體耳目一新,不至于文化審美疲勞,完全可以以三國文化為背景,另起故事架構,在這一點上,國產動漫《秦時明月》就是一個極為成功的案例。因此,守著三國文化這座金礦,許昌開發三國動漫必將大有可為,也必將大有作為。
(三)打造三國文化產業精品資源,樹立旅游品牌
    當今,制約許昌三國文化旅游產業的一個瓶頸就是精品旅游資源過于貧乏,不是廣大游客理想中的旅游目的地。因此,許昌發展文化旅游產業的當務之急就是打造精品資源,樹立旅游品牌。歷史文化資源豐厚如西安者還積極打造“曲江模式”,整合開發新的文化景區,吸引更多的游客前來旅游,大大增強了文化旅游產業的吸金能力。西安曲江新區從2002年以來,先后投資300多億,以盛唐為特色,以項目為載體,充分挖掘和有效整合歷史文化資源,建成了大雁塔景區、大唐芙蓉園、曲江海洋世界、曲江池遺址公園、唐城墻遺址公園、唐大慈恩寺遺址公園,大唐不夜城、寒窯遺址公園、秦二世陵遺址公園等一批重大文化工程。現在曲江已經成為示范全國、引領西安的文化產業發展平臺,旅游人數從2002年的不足200萬,上升到現在的每年3000萬。許昌作為歷史文化城市,如欲旅游立市,其基礎也必須是打造一批或一處叫得響、吸引人、輻射廣的精品旅游資源。
    比如我們可以仿效開封清明上河園的那種“一朝步入畫卷,一日夢回千年”的復古再現形式進行運作包裝,邀請相關的歷史學家和文化學家,在考證《三國志》等相關史料和《三國演義》以及大量的三國故事、三國傳說的基礎上,引進民營資本,修建一座具有參與性質,追求人與歷史互動的三國文化主題公園。這樣的一個大型三國文化主題公園,按照魏蜀吳三國的區劃設計成特色鮮明的三大分區,游弋穿梭其間的服務人員與警戒人員皆按照魏蜀吳三國的不同服飾要求著裝。魏蜀吳三大分區則可以按照正史上的三國區劃圖設計出微縮景觀的長江、黃河、蜀道等著名地理標示作為主題區域的隔離帶。整個主題公園按照漢末建安時期行政區劃進行整體規劃,不同的州郡就以當時的名稱來命名,例如許、洛、長安、荊州、烏丸、鄴城、柴桑、成都、石頭城等,追求真實效果,還原歷史真實,使人們恍若穿越時空回到了那個群雄逐鹿的中原大地。而一些著名關隘或戰場如虎牢關、官渡、赤壁、長坂坡、華容道、子午谷、五丈原等尤其要標注明白,并將其設計成為人們參觀游歷的主要區域。
    在每一個微縮景觀組成的分區中,我們可以結合三國傳說與三國歷史,設計若干有極高群眾參與性質的主題游戲或者演藝節目。在游戲或演出中普及三國知識,弘揚三國文化,提高游客的參與和互動熱情。需要提出的是,這個主題公園的表現形式必須符合歷史真實,只有這樣才能營造出具有深度和歷史厚重感的文化原貌,使這一文化旅游產業具有可持續發展的張力。
    在主題的設置上,可以考慮兩個因素:首先是發生在許昌附近,體現曹魏文化品格的故事;其次,也可以結合三國傳說,配合開發一些并未發生在許昌但是有較強的故事性與參與性的主題,例如桃園三結義、三英戰呂布、七步詩、華容道等。
(四)依托三國名人資源,開發許昌尋根文化
   許昌地處中原,歷史悠久,是中華文化的早期發源地之一,因此自古以來就是人文薈萃之區,文物昌盛之地。才智超群之人層出不窮,不少族姓更由此地而繁衍榮耀。因此發展尋根文化,是許昌得天獨厚的一項優勢,應當成為許昌發展文化產業的一張響牌。
三國至魏晉時期,中原大地出現了很多世代相傳,門第貴重的士族之家,如潁陰(今許昌禹州)的荀氏家族,長社(今許昌長葛)的鐘氏家族,鄢陵(今許昌鄢陵)庾氏家族等,這些士族皆昌顯于許昌,聲名顯赫,文化名流奕世相繼,為華夏文明的薪火相傳做出了重要貢獻。其后世宗嗣自然也以這一段家族歷史為榮,把許昌視之為家族的根脈所系。
    因我國深受儒家文化的影響,我國長時期以來是以宗法社會為國家的基本形態,一個個家族構成國家的基本單元,因此中華民族普遍具有敬族尊親的天性,家族觀念在廣大華人心中具有非同尋常的地位。近一段時期,隨著經濟的發展,傳統文化的復歸,人們越來越重視家族血脈的傳承,尋根意識漸濃,特別是海外華人華僑,由于他們定居海外,與祖國相隔千山萬水,他們的尋根認祖意識表現的尤為強烈。許昌憑借其優越的姓氏文化資源也成為眾多海內外華人尋根溯源,歸鄉認宗,懇親拜祖之地。因此,我們應該以尋根文化為契機,積極創造條件,發展尋根旅游,吸引廣大華人前來尋根認祖,投資創業,回報家國。
(五)優化產業結構,形成文化產業的聯動效應
    當前,許昌還是處在工業發展的中期,一產比重是12%,二產67.6%,三產是20.4%,而一個城市的發展必然是要從工業化中期過渡到工業化后期進一步過渡到后工業時期,現在我們的第三產業和工業化后期相比大約相差20個百分點,和后工業化時期大約相差30個百分點,這意味我們第三產業的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許昌應該緊緊抓住自身優勢,大力發展許昌的三大文化產業:三國文化產業、生態文化產業與鈞瓷文化產業,一方面應該根據三大文化產業的自身優勢,政府扶持,市場推動,培育特色,發展壯大,各自成為許昌市的旅游支柱產業;另一方面這三大文化產業應該聯動發展,形成集聚效應,具體來講就是在推外宣傳上,在實際運作中,探索將三國文化之旅、生態休閑之旅、鈞瓷文化之旅融為一體,優勢互補、協作共贏,打造許昌大旅游,大發展的局面。
【主要參考文獻】
1.衛紹生.《河南文化發展報告(2013)》[R].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
2.張萬玉.關于促進河南文化產業發展對策的幾點思考[J].華北水利水電學院學報,2010,26(6).
3.慧琳.河南文化產業中存在的問題及對策[J].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學報,2007,26(5).
4.劉霞.許昌三國文化旅游資源一體化開發研究[J].許昌學院學報,2010,29(4).
5.劉玉堂 陳紹輝.三國文化資源與湖北文化產業發展 [J].江漢大學學報,2007,26(6).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