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振平: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開發略探

時間:2017-04-07 14:03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開發略探
 
石振平

(許昌職業技術學院   中原文化產業研究中心  河南  許昌461000)
 

一、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資源稟賦和保護利用現狀


1.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基本情況

     許昌歷史悠久,文化燦爛,人文積淀深重厚實,歷史文化根深葉茂,是中原文化重要的發祥地。非物質文化遺產是許昌歷史文化資源重要的組成部分,是中原文化傳承的重要載體,體現了我們河南人特有的生活方式、道德觀念、審美趣味和藝術風格。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豐富多樣,品類齊全,遍布全市各縣區,截止到2015年,全市共成功申報國家級非遺項目3項、省級非遺項目22項、市級非遺項目56項,國家級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5名、省級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33名、市級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187名,涉及傳統戲曲、傳統技藝、傳統音樂、民間文學、傳統美術、民俗、曲藝等多種類型。(具體分類及名單見表一),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大多具有十分深遠的文化傳承價值,還有的具有極高的藝術審美價值,典型的如禹州鈞瓷,同時還有很多蘊含廣泛的經濟開發價值,如禹州藥會、禹州鈞瓷、順店刺繡等。

表一: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分類表


非遺種類 級別 項目名稱
民間文學 省級 大禹神話傳說、黃帝傳說、葛天氏傳說、吳道子傳說、張良傳說、馬文升傳說、鐘繇傳說、陳實傳說
市級 許由傳說、甘羅傳說、褚遂良傳說、褚蒜子傳說、劉德升傳說、呂不韋傳說、韓非子傳說、晁錯傳說、郭嘉傳說、花石傳說、和尚橋傳說、彭祖傳說、紫云書院傳說、小西湖傳說
傳統音樂 省級 籌音樂
市級 賈集嗩吶、細吹
傳統舞蹈 省級 艾莊銅器舞、南席老虎舞、弓子鑼舞、蓮花燈舞
市級 仙鶴送印、獨桿轎、大銅器、銅器舞、石固獅舞、石固肘擱
傳統戲曲 國家級 越調
省級 襄城縣越調
市級 許昌豫劇、許昌曲劇
曲藝 市級 河南墜子
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 省級 心意六合拳
市級 黃龍拳
傳統美術 省級 順店刺繡
市級 禹州泥塑、禹州剪紙
傳統技藝 國家級 鈞瓷燒制技藝
省級 禹州中藥加工炮制技藝、鄢陵古樁臘梅盆景制作技藝、董村木桿秤制作技藝、長葛絨制作技藝、大周黃蠟制作技藝
市級 許昌陳氏皮影制作技藝、禹州粉條制作技藝、禹州四大九蒸貨炮制技藝、扒村瓷燒制技藝、石象常莊豆腐制作技藝、石象紅蘿卜種植技藝、南席小磨油制作技藝、老城卷煎制作技藝、禹州十三碗制作技藝、禹州傳統土漆技藝、鈞瓷窯爐建造技藝、九天阿膠制作技藝、蠶絲絨球傳統手工制作技藝、河街腐竹傳統手工制作技藝、丈地特色羊肉湯、檔發手工制作技藝、襄城煙草種植和烘烤技藝、喜根根藝制作技藝、尚德元燒雞
傳統醫藥 市級 韓氏中醫正骨療法、周氏正骨、胡昶瑞堂中醫療法、巴氏乾坤膏、許昌郭氏膏
民俗 省級 杜寨書會
市級 鄢陵陳化店茶飲習俗、花石徐莊社火、神垕古鎮社火
生產商貿習俗 國家級 禹州藥會
       
    
 

   





























































2.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現狀

    毋庸諱言,這些年雖然一部分非物質文化遺產因為和人們的現實生活密切相關,仍然保持生命和活力外,大部分非物質文化遺產面臨著嚴峻的生存形勢,一些依靠口頭和行為傳承的各種技藝、習俗、禮儀等文化遺產正在不斷消失,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流失狀況嚴重。此外,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后繼乏人,一些傳統技藝面臨滅絕的危險。目前,針對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財富,許昌市雖然在保護和利用方面作出了不少努力,但仍然還有諸多問題亟待解決。
第一,許昌非遺保護缺乏有效的運作機制。許昌市當前在非遺保護方面囿于人員缺乏和財力有限,沒有依據許昌市的本土實際現狀,制定出具有整體性、全局性、持續性和可操作性的運作機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意義和保護利用沒有達到足夠的重視程度。例如在非遺宣傳層面上,目前許昌市還沒有設立一個關于本土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展廳,許多來自于民間的非遺資源反而缺乏大眾的認知。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存與記錄上,缺乏對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整體性、系統性的數字化整理、保護與存儲,也沒有建立非遺保護網站,方便人們快捷地獲取、下載關于自己所需的非遺資料,這就大大限制了非遺的保護意義和利用開發價值。
     第二,保護經費不足,非遺傳承后繼乏人。非物質文化遺產產生與發展有特定的地理環境和人文環境, 是農業社會的產物。隨著工業文明的日益加深,社會經濟的日益發展,農村勞動力轉移到城市, 遠離了昔日農村生活模式,在現代生活理念和方式的影響下, 人們的思想觀念發生很大變化,傳統的禮俗和娛樂活動逐漸淡出,一些依托于農耕文明的傳統技藝也面臨困境,難以取得可觀的經濟效益。同時,許昌非遺保護還存在經費投入不足的問題。目前,除了個別重點項目如鈞瓷燒制技藝和越調得到國家撥付的非遺保護專項經費之外,其他非遺項目均很少得到經費來進行保護、開發和利用。在這種形勢下,傳承人自身的生存境遇就比較困難,為了養家糊口,不得不轉向有經濟收入的職業,傳承下來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反而成了帶有自娛自樂性質的副業。而那些在新時代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年輕人本身就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有一定的疏離感,缺乏學習傳承的興趣,再加上以傳統技藝為業,又不能發家致富,改善生活質量,因此,很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后繼乏人,處于瀕危的境地。
    第三,開發理念淡薄,產業化力度不夠。當前,人們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視還停留在申報各級非遺目錄上,至于申報成功之后,如何開發利用,如何在生產中進行保護和傳承,還缺乏應有的關注以及因應措施。許昌的很多非物質文化遺產即使在入選各級非遺保護目錄之后,其生存環境也沒有發生很大的改觀,大部分仍然處于其本初的狀態,或是在社會發展中式微,或是其利用僅僅局限于本土區域,離產業化相去甚遠。其實,非物質文化遺產只有融入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才能獲得生機和活力。通過生產性保護,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適度利用和開發,不但符合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規律,也是在當前國家大力發展文化產業的潮流中應時順勢之舉。

二、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開發對策

    目前,文化產業在我國正方興未艾,日益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的重要支點、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重要著力點。黨和國家政府對文化產業的發展給予了高度重視,《中央關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推進文化產業結構調整,發展壯大出版發行、影視制作、印刷、廣告、演藝、娛樂、會展等傳統文化產業,加快發展文化創意、數字出版、移動多媒體、動漫游戲等新興文化產業。”毋庸置疑,文化產業將成為新的經濟拉動引擎,今后的經濟發展時期,文化產業將迎來它的黃金時代。但無論是傳統文化產業還是新興文化產業,都必須以文化載體,從文化中獲得源泉。而且文化產品如欲受到人們歡迎,也必須上應時代,下接地氣。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民族文化的組成部分,其文化因子本身就是民族集體無意識的反映,具有較強的親和力。因此,文化產業的開發完全可以和非物質遺產相互融合,相得益彰。非物質文化遺產借助于文化產業的開發,推向市場,不但能夠產生良好的經濟效益,而且在當代也能重新煥發生機,在創新中傳承,在傳承中創新,這本身就是最好的保護與利用。針對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化產業開發,本文認為應從以下幾個方面做好統籌謀劃:

1.實施創意開發,挖掘非遺內在潛力

    當下,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就是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日趨沒落,走向瀕危,甚至一部分遺產已經失傳。這里面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中國傳統農耕文明的產物,在工業文明和互聯網浪潮的沖擊下,這些非遺資源和人們的當代生活、現代理念有一定的距離,尤其和青年人之間有著深深的隔閡。在這種形勢下,靜態的保護固然有其必要性,但是如果非物質文化遺產自身沒有足夠的生命力繼續發展下去,不能讓后人自覺傳承而需外力被動保護時,我們不能不考慮其維持的時間能有多久,即使是采用最現代的數字手段進行保護,久而久之,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最終也只能成為歷史文化的化石,其所涵蘊的民族文化因子也就失去了意義。因此,有必要在保持非遺文化內涵的前提下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適當的創意研發來適應這個時代,使其在當代仍然保持生命和活力,人們自覺自愿的去傳承,這應該是非遺保護和傳承的另外一種必要的也是可行的途徑。
    許昌是一個戲曲之鄉,許昌的豫劇、越調、曲劇都曾經輝煌一時,至今還保有良好的根基,也具有廣泛的群眾基礎,但無可否認,許昌的戲劇也在時代大潮的沖擊下,漸趨衰落,因此必須對其進行一定的改革與創新才能將許昌戲劇這一筆寶貴的非遺資源傳承下去。創新可從內容與形式兩方面入手。內容上須和時代接軌,多排演一些表現當代生活喜怒哀樂,悲歡離合的作品。形式上應多加融合現代技術手段,例如舞臺布景,服裝道具甚至唱腔舞蹈都可以進行適當的現代改良。在這方面,昆曲青春版《牡丹亭》就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青春版《牡丹亭》演員平均年齡20歲左右,不論主演、配角、龍套全部由年輕演員擔綱;音樂方面,把歌劇的音樂創作技法用到了戲曲音樂之中,全劇采用西方歌劇主題音樂形式,豐富了戲曲本身和音樂的表現力,為觀眾呈現出一席五彩斑斕的視聽盛宴;唱腔方面,將西方歌劇和東方戲曲相結合,在《牡丹亭》的唱腔中加入了大量的幕間音樂和舞蹈音樂,很好地渲染了舞臺氣氛;服裝方面,青春版整體色調是淡雅的,具有濃郁的中國山水畫風格,全部演出服裝系手工蘇繡。據媒體報道,青春版《牡丹亭》使昆曲的觀眾人群年齡下降了30歲,打破了年輕人很難接受傳統戲劇的習慣,提高了年輕人的審美情操及藝術品位。許昌戲劇雖說與昆曲是兩種迥然有異的舞臺藝術,但也可以借鑒別人的成功經驗,結合自己的特點,進行現代創意開發。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現代創意研發不僅僅局限在戲劇方面,當前,許昌旅游的一個不足之處就是具有本地特色的紀念品嚴重缺乏。外地游客來許觀光之后,基本上找不到有關許昌文化特點的紀念品作為留念或饋贈之物。而事實上,以許昌非物質文化遺產底蘊之厚重開發旅游紀念品并非難事。像順店刺繡、禹州泥塑、禹州剪紙都可以結合旅游市場特點開發成紀念品。而作為許昌最著名的非遺資源禹州鈞瓷其產品主要集中在傳統藝術收藏品方面,市場較為狹隘,其實鈞瓷也可以向生活實用品方面發展,例如茶具、花瓶、高檔餐具等,而且許昌作為三國文化之鄉,具有深厚的三國歷史文化資源,鈞瓷也完全可以與三國文化融合,開發具有三國文化特點的旅游紀念品,例如各種造型的關羽像、曹操像,以及關于三國時期傳說、故事的鈞瓷產品。

2.對接傳統與新興文化產業,融合非遺元素

    文化產業既包括出版發行、影視制作、印刷、廣告、演藝、娛樂、會展等傳統文化產業,也包括文化創意、數字出版、移動多媒體、動漫游戲等新興文化產業。但無論傳統文化產業還是新興文化產業都是以文化為載體的,文化是其內在的靈魂,也是決定其是否能夠贏得市場、發展壯大的核心要素。另一方面,文化也必須與產業相結合,活化于人們的生活中,才更加富有生命力。因此,許昌非遺的傳承弘揚,文化產業的繁榮發展都要求非遺資源與傳統和新興文化產業進行有效對接,有效融合,相得益彰,協同共贏。
    例如,非遺與影視演藝業的對接。非遺資源是歷史賦予許昌的一筆寶貴的文化財富。許昌民間文學里包含的名人傳說、三國文化傳說能夠為影視文學提供大量的素材。在新形勢下,影視藝術蓬勃發展,為老百姓所喜愛。因此,非遺資源的產業開發也應該與時俱進,精選題材,編制劇本,拍攝一批再現歷史風貌、張揚民族精神、體現許昌特色,在全國都具有影響的既叫好又叫座的影視作品。在這一方面,前段時期央視一臺播放的《大河兒女》就非常具有啟示意義。鈞瓷文化在許昌乃至中原地帶人們耳熟能詳,但并不意味著中原區域之外的人對鈞瓷都有深入了解,但僅憑《大河兒女》在全國范圍的熱播,許   昌鈞瓷文化一時之間就馬上傳播到了大江南北,實現了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共贏。
    與普通百姓貼近的藝術形式除了影視藝術,還有音樂、舞蹈、戲曲等表演藝術。如今,演藝業在文化產業中的地位愈來愈重。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民眾的文化娛樂支出比重不斷增加,文化消費時間逐漸增多,對文化產品的選擇性日益增強,逐漸向高層次的精神文化需要轉移,觀看娛樂性強、影響力大的演出節目將會成為民眾最為普遍的文化消遣方式之一。因此,將許昌非遺資源中的傳統戲曲積極與演藝業進行對接,成立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演藝經紀公司,融合到文化旅游產業發展中去,是許昌非遺產業化開發的可行之路。
非遺與動漫產業的對接。民間文學是一種以口述語言為載體的口頭作品,固然眾多作品本身仍舊具有無可比擬的魅力,然而這種傳播方式卻使民間文學在在視覺文化的霸權下逐漸退出了人們的生活,因而導致口耳相傳的民間文學逐漸失去聽眾。而動漫作為典型的視覺文化,能夠最大限度地將民間文學的口頭敘述轉化為具象化的視聽語言,并充分調動人們的視覺、聽覺來重新感受民間文學的魅力,使受到冷落的民間文學再次回歸人類的心靈。縱觀中外動漫產業的發展,很多具有影響力的動漫故事都是取材于民間文學的。像美國迪士尼公司拍攝的眾多動漫電影,很大一部分都是從世界民間文學寶庫中選材的,《仙履奇緣》、《睡美人》、《木偶奇遇記》、《愛麗絲夢游仙境》、《羅賓漢》、《美女與野獸》、《赫拉克斯利》、《阿拉丁》、《花木蘭》等無不取材于民間文學。在中國,動漫產業發展至今,民間文學與動漫一直都存在著密切的關系,像《鐵扇公主》、《哪托鬧海》、《老鼠嫁女》、《阿凡提的故事》、《寶蓮燈》、《梁山伯與祝英臺》等這些動漫電影都是來自于民間文學。許昌的民間文學雖然數量相當豐富,但是長期以來都處于一種自生自滅的狀態,如果對這些民間故事進行動漫開發,將是許昌動漫產業與非遺保護的雙贏。

3.發展節慶旅游,煥發非遺活力

    當前中國傳統節日的味道越來越淡,像春節,人們紛紛感嘆年味沒有了,端午節,就是簡單的吃粽子了事。而另一方面許多地方民俗卻面臨瀕危境地。而事實上,自古以來民俗傳承的一個重要途徑,民俗表演的一個重要場合,就是傳統節慶,甚至許多民俗是源自于節慶的。因此,發展節慶旅游,豐富傳統節日內容,煥發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精氣神,既滿足了人們內心當中的傳統記憶,又為傳統民俗的傳承與保護提供了重要的途徑和舞臺。
    目前,許昌的節慶活動除了傳統節日以外,還有每年一度的三國文化旅游周、中原花博會以及兩年一屆的禹州鈞瓷文化節,如果能夠將這些節慶活動與傳統民俗進行有效融合,政府引導企業在節慶期間舉辦各種民俗表演節目,既聚集了人氣,吸引了眼球,帶來了客流,同時也讓曲藝、傳統音樂、傳統舞蹈、傳統體育、游藝與雜技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獲得了生機,給非遺傳承人帶來一定的經濟效益,提高了他們傳承非遺技藝的積極性。

4.創建民俗文化村,豐富非遺旅游內容

    當今,制約許昌旅游產業的一個瓶頸就是精品旅游資源過于貧乏,不是廣大游客理想中的旅游目的地。創建民俗文化村既可以彌補許昌旅游資源匱乏的現狀,又能夠為非遺提供一個保護和傳承的基地。民俗文化村是以村這個載體來展現民俗文化,屬于主題公園的范疇,類似于韓國的民俗文化村。韓國民俗村將韓國各地的農家民宅、寺院、貴族宅邸及官府等各式建筑聚集于此,再現朝鮮半島500多年前李朝時期的人文景觀和地域風情。韓國民俗村分為復原和展出民俗資料及民族文化遺產的“民俗景觀區”,展出文化遺產和民俗資料的“博物館區”、展出傳統食品、工藝、紀念品等的“集市街”等。民俗村內的店鋪和露天集市上的商品大都是當地傳統手工制品及別具風味的食品,露天場上每日定時都有精彩節目表演,如:民俗舞蹈、雜技和鄉土鼓樂。目前韓國民俗文化村已成為韓國旅游的必去之所。
    因為中國區域過于遼闊,民俗千差萬別,許昌的民俗文化村不可能面面俱到,主要應以展現中原民俗為主,匯聚中原地區的民居、民俗、農耕、節慶、戲曲、傳統工藝、民間藝術于一園,向旅游者作集中展示,具有較強的觀賞性和參與性,能使旅游者完全領略多姿多彩的中原文化。民俗文化村應集食、游、娛、藝、購于一體,以滿足游客多方面的需要。

5.集中優勢資源,樹立非遺品牌

    目前來看,在許昌市以外具有較大影響的非遺資源只有禹州鈞瓷,大多數傳統技藝還處于“藏在深巷人未識”的狀態,只在許昌本地具有一定影響力,這不能不說是資源的浪費。其實,許昌的很多傳統技藝和人們日常生活的聯系極為密切,假如經過適宜的市場化運作,是有廣闊發展空間的。像許昌周邊的周口市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逍遙鎮胡辣湯今天已經遍布省內外,在許多地方家喻戶曉。大批具有開拓精神和經營理念的逍遙人抓住商機,瞄準市場,走出家門,外出經營胡辣湯,成為發家致富的一條成功途徑。逍遙鎮胡辣湯除了傳統的店面攤點經營模式之外,還實現了企業化工業生產模式,逍遙胡辣湯傳承人通過對湯料傳統配方,制作工藝進一步探索論證,科學分析,研制開發出 “水沖式胡辣湯”、“胡辣湯全味粉”等系列調料,先后興建了10余家胡辣湯湯料生產企業。胡辣湯已經成為逍遙鎮當仁不讓的“第一產業”,真正是“一碗湯帶動一個城”。具體到許昌,像禹州粉條、禹州十三碗、南席小磨油、丈地羊肉湯等這些在許昌本土具有一定市場和知名度的非遺資源,也應借鑒其他地市的成功經驗,在政府支持和引導下,深度挖掘非遺資源的內在價值,積極開拓市場,樹立品牌意識,實施產業化開發,實現良好的經濟效益。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